二缺缺缺

墙头众多 没有节操 初来乍到
铁盾铁 蝠丑蝠 锤基 三国乱炖 赛迪 Barbossa&Jack 双毒 汪喵 all银
没错我就是腐女

苹果朗姆酒

前方高能!
没有逻辑,私设如山(还掺杂了各种道听途说),梗老爱深,绝对ooc,可能TBC
准备好了?

  1. 前里海海盗王,黑珍珠号大副,苹果爱好者,赫克托巴博萨最近很心塞。
   心塞到苹果都少吃了三个。
   “好吧,说说看。杰克这次又做了什么?”
   哦……是的。让巴博萨心塞的原因,就是他那年轻莽撞,不按常人——海盗逻辑思考,还不愿意杀人却整天快活得像只碎嘴麻雀的加勒比海盗王,黑珍珠号船长(也许有人不认同这一点),杰克斯派洛。
   说真的,他不懂这个船长。完全不懂。怎么会有人懦弱到逃避战斗呢?如果这种人也值得黑珍珠——噢她是多美的一艘船,完美——的船长,对珍珠美人来讲这就是罪。
   “船长他……呃,把您的那四个苹果拿走了。他说他要钓美人鱼。”
   “……钓什么?”
   2. 杰克斯派洛——船长,最近很心塞。
   心塞到朗姆酒都少喝了两口。
   今天他的老(也许吧)大副又来找他了。天知道一个海盗不爱朗姆酒他还能爱些什么……但是说真的,苹果?
   “嘿赫克托,我当然知道海上苹果珍稀得就像黑珍珠一样……不你放下朗姆酒听我说,嘿!”
   “不,杰克。我知道我们要共处的日子还长得很,所以我会和你说清楚。”巴博萨手里拿着半瓶朗姆酒——另外半瓶在杰克肚子里,而后者正忙着伸长身子妄图从巴博萨手中夺回它——表情称得上严肃,“我留着我的苹果,你就抱着朗姆酒瓶当个醉死的酒鬼。如果我发现你又偷走了它们,我就把你丢下去和鲨鱼冲浪。Savvy?”
   杰克放弃了抢回酒瓶,插着腰笑嘻嘻得对巴博萨脸上喷着酒气:“噢赫克托,赫克托……我想这是我的船,是我的黑珍珠。所以我是船长,而这船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,包括你的苹果也包括你,我亲爱的大副。”杰克戳了戳巴博萨的胸膛,妩媚地抛了个媚眼强调道,“包——括——你。”
   巴博萨抓起一个苹果就向自家船长头上狠狠丢去,而那只该死的多动麻雀扭着腰肢躲开了,在那同时还有余地扭头对着巴博萨得意地呲牙笑。
   砸到门框上的苹果碎了,碎块和汁水溅到了桌上的海图,巴博萨放弃了追出去,站在原地就着杰克喝过的瓶口灌了一大口朗姆酒。甜辣的滋味在口腔里弥漫,巴博萨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,眼前还一遍一遍回放着杰克那一笑。蓬松凌乱的棕黑色头发,黑色的眼影,柔韧结实还在扭动的腰肢和蜜糖色的胸口。狡黠的、焦糖色的眼睛仿佛在发光,还有那得意洋洋让人看了又恨又爱的笑。
   巴博萨坐下,叹口气捂住了脸。
   噢杰克你是个祸害。完完全全的是个祸害。
   他终于看到仅存的苹果又成功的少了一个。
   ……噢操你的杰克。
  
  

评论(12)

热度(92)